高官與風水,陽宅風水

《高官與風水》一書的作者是誰?

作者, 周易華

誰看過偉人與風水這本書???還有鏈接嗎

有,九十年代出版的。紙質版,沒有見過電子版,不好意思。
其實,很多故事都是途聽道說,可以作為茶余飯后之資料。比如,書中講到的“不過五”先生,此人的故事很有牽強附會之嫌。

高官與風水:如何利用風水催官運

多干實事,少吃點就好了

在下面做官,上面有靠山坐的穩,當然沒靠山也做不了的,有的說是祖墳風水好才能當官,萬能的網友,你們有

你好,建議你看高官與風水一書,不論古代還是現代哪個做大官的不重祖墳風水,除非小官小吏不看,請采納

任正非的祖墳風水怎樣

古人對風水極為看重,他們認為,只要依靠風水師的力量,假如找到金麟天馬穴,就能當官,一旦找到金盆玉盞穴就能發財,萬幸中能找到九龍歸海穴,只要將自己的先祖埋在里面,而自己就能當皇帝。

這里就有一個風水師解釋不了的地方——如果風水師找到了這個地方,然后將他的先祖埋在里面,自己會不會當皇帝?很顯然,這是不可能的,因為中國的兩百多位皇帝中,還沒有哪位皇帝的父親是風水師……對于這個無解的難題,風水師給出的牽強答案是:如果自己福分不夠,將先祖的骨骸埋在這種上上的吉穴,不僅得不到福分,還危害甚烈!

清朝有個欽天監,這個地方不僅主管歷法,觀星看相,他們最主要的任務,就是為當朝的皇帝,尋找萬年吉穴。

可是醇親王奕譞卻對那幫自認為天下第一的欽天監風水師們,一點都不買賬,其原因很簡單,這幫人平日里夸夸奇談,一遇到給皇帝尋找萬年吉穴的事情,那就不求有功,但求無過,找出的“萬年吉穴”,估計也就是第三流的貨色。

醇親王奕譞財大勢雄,可是他卻非常聰明,那就是盡可能低調,換句話來說,就是夾著尾巴做人。他的府里,也養著一名專司看風水的太監,此人名叫邱和來。

奕譞曾經寫過一篇《退潛別墅存稿》這里面記載了,同治七年(1868),奕譞在北京西山妙高峰山南,找到了一處“九峰環抱,局勢頗佳”風水寶地的經過。

這塊風水寶地,還有一個特別牛X的地方,那就是生有一棵金元時代的銀杏樹,這顆銀杏“樹圍三丈五尺,清陰盈畝,重實累累”后來,醇親王果然腳踩棉花包,忽悠一下就上天了,慈禧太后的親兒子同治未當幾日皇帝便駕崩,因為無子,只有讓奕譞的長子愛新覺羅·載湉(光緒)繼承了皇位,而奕譞的次子愛新覺羅·載灃則繼承了醇親王的王位。

可是光緒的命也是很苦的,他推行戊戌變法失敗,被囚于瀛臺,最后在38歲時,被慈禧太后下毒毒死。

這時,想找到合適的人來繼承皇位,只有從載灃的子嗣中尋找了,而溥儀就順理成章地成了宣統皇帝。

嚼舌根的人永遠都有,他們都說:老醇親王奕譞的兒子當了光緒皇帝,而孫子當了宣統皇帝,究其原因,就是因為老醇親王奕譞的墳地選得太好的緣故,特別是那株幾百年的銀杏,就是保佑老醇親王家族興旺發達的風水樹!

銀杏樹又稱白果樹,白字加王字,就是皇帝的皇。慈禧太后聞訊后,覺得應該去掉這顆銀杏樹,不能讓皇家的風水,都讓老醇親王奕譞一枝占去,雖然光緒嚴重反對慈禧派人砍伐那株銀杏,但小胳膊擰不過大腿,按照翁同龢日記所載:光緒二十三年五月初七日,晴,是日巳正,上諧醇親王園寢行釋服,園寢有銀杏一株,金元時物,似前月二十三日事,懿旨鋸去。

而按照野史記載,慈禧太后來到現場,親自拿斧子砍了三下,才命人伐樹,伐樹成功后,數百人圍著砍樹根。周圍還挖了十余丈的深池,用千余袋石灰沃水灌其根,以防止復生芽蘗。光緒帝默然無語,步行環繞墓三周,頓足拭淚而歸。

果真有風水嗎?這個恐怕沒有幾個人肯信,晚清政治腐敗,西方列強的船堅炮利,而清王朝卻沉溺在堪輿風水的神話中,沾沾自喜,而不能自拔!

慈禧太后在老醇親王奕譞的后人中選皇位繼承人,那絕對是有原因的,因為慈禧的妹妹就是奕譞的大福晉。而光緒皇帝就是慈禧太后胞妹葉赫那拉·婉貞所生。

慈禧太后沒有親兒子繼承皇位,那就得找一個親侄子來接自己手中的權力!

而溥儀就是載灃的長子,他后來成為清朝的末代皇帝——是裙帶關系,決定了清朝皇帝的人選,這與銀杏樹一毛錢關系都沒有??沉算y杏樹,無非是多弄幾車劈柴,多燒熱幾鍋水,這和旺盛皇家這一枝的龍脈絕對沒有任何關系了!

做官與祖墳風水有關系嗎

做官與祖墳有很大的關系,祖墳關系到后代子孫的能否出官和官職大??;能否發財及多少;壽命長短及健康狀況等等家庭的重大問題

  • 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高清视频-日本高清视频在线www色-在线精品自偷自拍无码22p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